近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接受德國《明鏡》周刊的專訪,在採訪中,他談到了與大馬士革協商的困難,也指出了國際社會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無力感。他表示,武力解決敘利亞問題是不可能的,只能採用政治解決途徑。編譯/覃黎娜
  作為聯合國秘書長,69歲的潘基文已經工作了7年的時間。其第二個任期將於2016年12月結束。他曾一直致力於建設一個強大的聯合國,而他現在卻感到害怕,因為在其任期內,他無法阻擋內戰中的敘利亞成為一個血流滿地的國家。
  1月22日,潘基文出席了在瑞士蒙特勒舉辦的敘利亞問題第二次日內瓦會議,作為中間人,他試圖調停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的矛盾。在之後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和2月初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他都提到了敘利亞問題,呼籲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應該嚴肅、坦誠地談判,儘早結束國內衝突。
  近日,潘基文接受了德國《明鏡》周刊的專訪。同其之前的作風一樣,他按時到達會議地點,身上最惹人註目的就是西服翻領上的水晶。作為一名外交官,他回答中保持著慣有的謹慎。27分鐘專訪結束後,潘基文匆匆離開,奔赴下一個會議。
  和談
  分歧很大但雙方願協商
  問:秘書長先生,你現在和阿薩德還有直接的聯繫嗎?
  答:之前有,但現在已經很久沒有聯繫了。不過我與敘利亞的外交部部長瓦利德·穆阿利姆前幾日還在蒙特勒見面了,會面進行得很順利,只是他很難被說服。
  問:這一點我們已經註意到了,您是否認為現在已經沒有必要與阿薩德直接對話了呢?
  答:雖然聯合國和阿拉伯聯盟特使拉赫達爾·卜拉希米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談判專家,但談判仍然很困難。到現在為止,談判並沒有取得明顯的成果,不過,雙方已經願意坐下來一起商量。會議還會繼續朝著積極的方向開展下去。
  問:就在這些會議召開之時,敘利亞政府仍向反對派聚集區投放炸彈,導致平民死亡。您難道不擔心阿薩德此舉只是為他自己贏得時間,在你們面前耍花樣嗎?
  答:我們當然也會擔心這隻是他的拖延策略,所以我們現在想先建立互信機制。我們已經提議在霍姆斯和阿勒頗這些地區建立有限的武器停火區。不幸的是,這些提議沒有得到採納。
  外力
  俄不會同意對敘製裁
  問:會議上唯一合理的成果是阿薩德政權允許援助進入霍姆斯的老城區,那裡上萬名平民已經被封鎖一年了。但現在這些援助措施都沒有實施。
  答:雙方的不信任感現在仍然很強,更不用提已經被圍困數月的平民了。這些措施現在還沒實施,我非常失望,我們會繼續努力推動協議的執行。
  問:敘政府拒絕允許援助進入的行為,能夠說服俄羅斯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不再阻止對敘利亞進行製裁嗎?
  答:我們要非常實際和現實地來看待這個問題,這個時期,要俄羅斯同意對敘利亞的製裁是不太可能實現的。但我希望很快能與俄羅斯的外交部長討論敘利亞問題。
  問:解決敘利亞問題沒有俄羅斯是不可能的,那沒有伊朗呢?
  答:如果伊朗能夠參加蒙特勒會議那就更好了,伊朗在該地區是有影響力的國家,在敘政府和反對派協議的執行上,它會發揮重要的作用。所以我邀請了伊朗,可惜的是,我不得不取消上次邀請。我的邀請信上已經清楚地說明瞭,我們的目標是要建立一個臨時政府。但是,伊朗不支持這個目標。
  化武
  須在6月底運出敘利亞
  問:你唯一真正的成功是讓阿薩德放棄化學武器,但到現在,只有5%的化學武器被運出該國,目前看來,阿薩德政權想拖延時間。
  答:敘利亞是願意合作的,但是銷毀的速度的確得加快。安全問題和其他問題是要考慮的因素,但我們不允許出現長時間的延誤。
  問:在今年6月30日之前轉移所有的生化武器還有可能嗎?
  答:這是最後的期限,雖然執行起來很困難,但並不能說明無法實現。化學武器必須在6月30日之前從敘利亞轉移。
  問:如果阿薩德之後仍然擁有毒氣,他還會面臨製裁的威脅嗎?
  答:現在討論這個問題為時尚早,我們首先得看最後期限前能否完成任務,到那時,我們才會開始討論之後的行動。
  問:當您看到被阿薩德折磨的11000人的照片之後,您是什麼反應?
  答:如果是真的話,那將是非常恐怖,難以接受的。
  問:您不相信這件事的真實性?
  答:我們正在等待調查委員會的報告,這份報告將在2月底出來。
  介入
  已經力所能及但還不夠
  問:您希望通過國際刑事法庭來調查阿薩德?
  答:敘利亞從未在該法庭成立的法規上簽字,所以安理會最多只能將這個案件轉給海牙國際法院,但我無法想象俄羅斯會支持這個決定。
  問:如果國際社會更早的介入的話,如為反對派提供武器或者設立禁飛區,敘利亞死去的成千上萬的難民生命是否可以輓救?
  答:國際社會的意見是有分歧的,對這場衝突也沒有解決方案。敘利亞國內也有分歧,聯合國安理會也沒有統一的意見,包括該地區有影響力的國家也是一樣。我一直強調用武力是無法解決敘利亞問題,所以我一直敦促相關國家停止為敘利亞提供武器,這樣政治解決才有可能實現。
  問:在敘利亞問題的剛開始之時,還是有武力解決的可能性的,聯合國曾經支持過利比亞、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軍事行動,為什麼沒有支持敘利亞的呢?
  答:的確是應該有一個保護平民的授權,但是我們沒有得到安理會的統一,而且此類授權必須要通過安理會。由於敘利亞衝突雙方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我們能提供的也就只有有限的人道主義援助了。我們的人權特使沒能力到達所有被占領的地區,我們也會感覺不知所措。雖然我們已經為敘利亞人民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這還不夠。
  問:您能想象將維和部隊送往敘利亞嗎?答:在這個時期,沒有和平可以維護。若政治解決達成,雙方敵意解除。我們可以以維護和平的名義將部隊送過去,但是,這也需要安理會的同意。
  問:聯合國的目標是支持敘利亞建立擁有全面行政能力的臨時政府。您認為這個目標依然具有實現的可能性嗎?
  答:阿薩德政權和反對派之間的分歧還是很大,特別是在建立臨時政府一事上。但重要的是,雙方現在願意坐下來討論這個事情了,就算現在敘政府的代表團不想討論細節問題,只要我們有耐心,我相信還是有達成的希望。
  問:所以你不想向阿薩德及其政權施壓?答:施加壓力一直都很重要,但談到了壓力,我認為最好是向雙方施壓。敘問題雙方都必須表現出更多的靈活性。
  [相關鏈接]
  敘部分受困平民撤離霍姆斯
  根據敘利亞政府與聯合國達成的一份人道協議,大約200名平民7日開始撤離敘利亞中部城市霍姆斯交火區。
  同一天,敘利亞政府宣佈,將參加日內瓦會議第二輪和談。表示將為和談作出努力,會要求“逐條”討論日內瓦公報。
  俄羅斯外交部7日說,敘利亞這次“人道停火”為期3天,希望這一協議能為即將召開的敘利亞問題第二次日內瓦國際會議第二輪和談創造良好條件。據新華社
  (原標題:潘基文:在敘利亞,我們也不知所措)
創作者介紹

仁安

sg72sgxai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